专项贷款难破山西煤炭业债务危局

作者: 分类: 金属新闻, 钢材新闻 发布于

山西银行业表示将对山西煤企提供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专项贷款的设置虽是个良策,但对高不良贷款率的山西银行业来说,并不能根本解决山西煤炭业的债务危局。

8月5日,山西银行业支持省属煤炭集团化解过剩产能加快转型升级推进会召开,针对煤炭产业项目属性和生产经营周期长的特点,山西将设立3至5年的省属煤炭集团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焦煤、同煤、阳煤、潞安、晋煤等七大省属煤企的4000多亿元银行贷款将全部重组为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

山西煤炭业债务危局图片

专项贷款的设置一方面是为了缓解煤企的偿债压力,降低银行不良贷款的风险,一方面也是鼓励煤炭业转型升级。一般来说,专项贷款利息非常低,此前阳煤就曾经从银行拿到过一笔“专项贷款”,资金主要用于用地建楼,然后推向市场销售,回款一部分用来偿还银行,一部分用来给员工发工资。这笔专项贷款,是银行以年息1点多吸收进来的,给阳煤是年息3点多。银行只赚取些许中间费。据悉,此次“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就是以延长贷款期限或增加新贷款等方式,提高企业融资满足率。

煤炭行业是山西经济的命脉,省属煤炭企业集团作为行业龙头,如生产经营出现大的波动,就可能对山西财政、金融、就业、民生等造成严重影响。而山西煤炭行业全口径融资占全省银行业融资总额的30%,煤炭企业短贷长用现象普遍存在。设立开办3至5年的省属煤炭集团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一方面是将原短期流动资金贷款重组为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另一方面对省属煤炭集团的合理融资需求,通过发放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予以支持。

此前山西银监局局长张安顺曾表示,除了专项资金,政府还将探索通过为去产能企业提供信用担保等方式加大信贷支持力度,对有创业要求、具备创业条件但缺乏资金的分流人员,给予创业担保贷款支持等。虽然山西银行业在政府推动下愿意助煤企一臂之力,但山西七大煤企高负债额却也让原本担负着不良资产的银行业陷入两难境地。

根据计划,山西银行业计划将七大省属煤企的贷款全部重组转为“转型升级中长期专项”贷款,涉及资金4000多亿元。事实上,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根据山西七大省属煤企2016年一季度财报数据统计,一季度,七大煤企资产总额1.47万亿元,负债总额1.2万亿元,几乎相当于全山西省在2015年1.28万亿元的生产总值。其中,全国第三大、山西第一大煤企的同煤集团,负债最多,截至今年一季度,同煤集团总资产为2678.25亿元,总负债为2274.76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4.94%;环比增加82亿元。

同时,成本低廉的进口煤也在进一步压制国内煤炭市场。进口煤价低至150元/吨,而山西省的煤炭开采成本至少180元/吨,几乎丧失了市场竞争力。据海关总署统计,今年上半年全国煤炭进口10803万吨,同比增长8.2%,5、6月份煤炭进口同比分别增长33.6%、31%。而另据有关部门测算,全国煤炭消费量2016年上半年消费18.1亿吨,同比下降4.6%。

山西煤企债台高筑的同时,山西银行业也在背负着高不良贷款率。2015年山西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主要监管指标表示,截至2015年底,山西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为881.65亿元,较年初增加123.62亿元;不良贷款率4.75%,较上年末增加0.17个百分点。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指出,信用风险已逼近警戒线。

截至2015年底,山西省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为36201.6亿元,总负债为35107.79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301.29亿元。山西省“煤、焦、冶、电”等产能过剩行业风险蔓延,四大行业不良贷款332亿元,占全部不良贷款的36.5%。相关人士表示,山西省部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很可能会比公布出来的更高。

山西省经济基础较差,多年来主要依靠煤炭与钢铁行业发展,但近年来产能过剩的困局一直制约着钢铁煤炭行业,对此,高不良负债率的银行业也陷入两难。尽管山西政府为减缓债务压力,曾表态会高度重视债券市场的风险防范,采取有效措施确保零违约,但投资者依旧对产能过剩行业缺乏信心。

山西省银行业与煤炭行业合作的风险让不少行业人士为之忧心。有业内专家认为,山西省银监局官员表示,省属七大煤炭集团是“有保有控”差别化信贷政策中“保”的对象,因此支持七大集团的合理融资需求,银行业义不容辞。但是,“有保有控”差别化信贷政策,要求的是银行信贷保证中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严格控制产能过剩行业的信贷。对于像山西这样资源单一的省份来说,最需要的是从资源绑架中突围出来,而非通过金融支持,使这种经济结构得以强化。

专项贷款的设置对山西省来说,是个好策略,但是专项贷款本来应当用于鼓励山西省煤炭企业的创新转型,目前山西省基础太差,像当前比较火热的互联网、大数据等新兴行业几乎没有,而政府一直鼓励的煤化工和煤制油行业也因为遭遇低油价而暂时看不到希望,往昔的“煤炭黑金”,如今成了“煤炭黑洞”,如果煤炭企业转型不力,最终专项贷款很可能会被消耗殆尽。

值得注意的是,山西省煤炭厅副厅长胡万升近日公开表示,今年山西将退出2000万吨煤炭产能,到2020年前退出1亿吨以上。这一目标占全国煤炭去产能目标的十分之一左右。据悉,今年2000万吨退出产能指标已被层层分解,属于6家国有大型煤炭集团的21座煤矿将被关闭退出。2016年将关闭退出的21座煤矿,分属山西焦煤、潞安集团、同煤集团、阳煤集团、晋煤集团、晋能集团6家国有大型煤炭集团,分布在太原市、长治市、临汾市等8个市。

不过目前看来,山西省去产能的指标已经全部押在四季度。8月1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煤炭去产能和专项执法行动开展情况通报》指出,前7个月煤炭去产能进度比较迟缓,退出煤炭产能9500多万吨,只完成了目标任务的1/3多一点,特别是7月份退出产能不到1000万吨,工作进度明显滞后于时间进度;其中山西、内蒙古、黑龙江等省区将大部分去产能任务安排在四季度完成,年底集中赶进度的现象十分突出,全年完不成任务的风险很大。

去产能不力,又难以找到新兴产业以便从资源绑架中突围,山西煤炭业债台高筑的现状局势难以冲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