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去产能三大阻力

作者: 分类: 金属新闻, 钢材新闻 发布于

截至7月底,中国钢铁去产能仅达全年任务量的47%,全削减产量2126万吨。后期钢铁去产能任重道远,主要受三大阻力影响。

一是钢铁行业经营状况触底回升,复产情绪明显。今年,我国钢市整体回温,虽然钢铁行业利润率仅为0.97%,但较2015年却已是转亏为盈了。2016年上半年,钢铁企业实现利润125.87亿元,同比翻四番。在行业周期性触底回升态势下,民营钢铁企业复产情绪凸显,去产能困难加大。当前我国民营钢铁企业的产能占比过半,其中河北省民营产能占比达3/4。

钢铁去产能三大阻力

二是债转股阻碍“僵尸企业”出清,影响去产能效果。中国钢企的多年扩张,信贷膨胀导致资产负债率高起。2015年上市钢铁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达到67%,同比上升1.2%,十年之间持续上升了15%。钢铁行业高负债,东北特钢债务违约事件发生,为稳定金融环境,金融监管部门开始推债转股,8日银监会下发《关于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金融债权债务处置的若干意见》。债权人转换成股东,表面上降杠杆,缓解了钢铁企业债务压力,但受到地方政府保护的钢铁“僵尸企业”,更易获得债转股,避免破产清算,延缓产能退出,导致市场难以有效出清,去产能政策实施效果受到影响。

三是地方财政负担退出成本困难,去产能难上加难。在中央层面,制定了为期五年的1000亿元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用于钢铁、煤炭等产能严重过剩领域清理“僵尸企业”。但中央财政能够负担的钢铁去产能成本不会超过总成本的十分之一。以杭钢半山钢铁基地为例,化解400万吨产能,人员安置等去产能总费用在25亿到30亿元。其中,国家专项奖补资金2.37亿元,浙江省财政负担5亿,财政无息贷款25亿。如此核算,吨钢去产能成本750元,中央财政出资60元,省市配资690元,化解产能成本主要依靠地方政府。目前,在财政充足省市,去产能工作推进较快,而重化工型的省份如辽宁、河北,经济整体发展遭遇“新常态”,尤其工业用地开发部分难以弥补去产能成本,地方财政负担重,去产能阻力难消。

2015年我国钢材人均表观消费量达到488公斤,人均消费强度已经和日本、德国相当,位居世界前列。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转型阶段,未来消费占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将继续压制钢材的消费量。因此,钢铁去产能是一个长期任务,要合理安排去产能的目标和手段,做实去产能工作,推动钢铁产业的转型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