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去产能依赖政策支持

作者: 分类: 金属新闻, 钢材新闻 发布于

虽然一直在高调宣扬去产能,不过,实际的去产能进展依旧曲折反复。工信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钢铁去产能的量达到1300多万吨,仅占年度目标4500万吨的30%左右。削减过剩产能离不开政府政策的支持,只有依靠政策软硬兼施,才能实质性地推进钢铁去产能工作。

一、复产问题阻碍政策落地

今年6月份,我国单月钢材产量与粗钢日均产量均创下历史峰值,分别为10072万吨与231.57万吨。高调去产能与钢产量突破的状况并现,显示钢铁去产能的执行层面尚有症结待解。

马钢集团董事长高海建表示,今年三四月份钢材价格反弹后,钢铁产量一下子上去了。一些‘死了半截’的钢厂由于外部资金注入又宣告复活。今年二季度钢铁行情好转后,华中地区不少小钢铁厂纷纷复产,导致地条钢产品在市面上大量出现。中国钢厂分布疏散导致中国钢铁业无法统一管理,若不能彻底淘汰一些落后钢厂,钢铁去产能就很难落实。

除了价格反弹导致钢厂复产外,各省上报的去产能目标与实际落地情况也可能存在一定偏差。公开数据显示,河北省今年计划压减炼钢产能1422万吨,江苏省今年计划压减粗钢产能390万吨,山东省计划“十三五”压减粗钢产能1500万吨,折合每年300万吨。仅这三个重点省份钢铁去产能的量加起来,今年钢铁去产能任务就几乎完成了一半。

不过,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管清友认为,地方上报的目标可能与争取专项支持资金有关,是否具体落实还要看配套措施的出台情况。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年中召开的钢煤去产能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地方签订的目标责任书就是军令状,年底要盘点交账。没有完成的将被严肃追责。

钢铁去产能依赖政策支持

二、环保、质量、安全、能源硬性法规实施

根据部署,今年下半年我国将进一步加大去产能实施力度,从目标任务的分解转到实质性推进钢铁去产能。其中,环保、质量、安全、能源等硬性法规是钢铁产能退出的重要保障。武钢集团董事长马国强表示,钢铁去产能,首先要做到依法依规。我国现在的钢铁产能里还有相当数量是环保不达标的。对照环保法,不达标的企业应该依法坚决退出。 

统计显示,新环保法实施后,截至2015年底,国内仍有20%左右的钢铁企业环保不达标。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说,环保投入方面,达标企业每吨钢铁的成本比未达标企业高出100元左右。如果补上这块成本,很多钢厂会被市场自动淘汰。

今年7月下旬,环保部通报开展钢铁业环境保护专项执法检查,江苏等地有不少中小钢厂陆续宣布停产。上海钢联首席分析师汪建华表示初步估计近期江苏省的建筑钢材日产量将下降15%左右。

除了环保法,钢铁去产能面临的法律法规还有节约能源法、产品质量法和安全生产法等等。李新创认为,未来应该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围绕环保、质量、安全、能源等,推进联合执法、区域执法、交叉执法等执法机制创新。“涉嫌环境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生产地条钢的企业,要立即关停,拆除设备,并依法处罚。”

三、职工安置托底政策落实

化解过剩产能,离不开政府的积极作为。职工安置是钢铁去产能摆在第一位的问题。今年年初,人社部提出,将通过“四个一批”解决去产能中的职工安置,包括内部安置、转岗就业和内部退养等。

不过,在具体实施中,由于各家钢厂情况迥异,托底政策还需“一企一策”、“柔性操作”。比如马钢,由于非钢产业体量不大,加上所在的马鞍山市就业容量有限,大量富余人员难以通过转岗方式安置。另外,由于历史原因,马钢还背负着沉重的企业办社会职能,仅幼儿园就有13个,离退休职工四五万人。

一家钢铁企业人力资源部门的管理人员在采访中透露,保障内退职工基本生活和社保,一年成本需要6万元,其中五险一金支出近一半,职工到手约3万元。对于去产能企业,建议政府出台五险一金降低缴费比例或缓缴等扶持政策。

马钢方面认为,除国家规定的内部退养和解除劳动关系外,对企业采取居家休养、编外管理等政策安置的富余人员,也应纳入政府的奖补范围。同时,地方政府可以拿出一定数量的公益性岗位,对难以分流的职工进行托底安置。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地方政府已经积极行动起来。马鞍山市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市与马钢多次对接,研究推进马钢幼教中心、离退休中心等剥离移交工作,其中幼教中心涉及职工200多人,离退休职工约4.1万人,拟移交给属地社区进行社会化管理。